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道人赋

《道人赋》天地反覆 第一百九十七节 再生变故

    眼见着天梧幼树瞬息之间便将根须延展到了山底的灵脉之上,一股股混沌灵力被其抽取出来,不片刻,非但枝干粗壮了不少,就连叶子也再不是之前的翠绿色,而是化成了七色叶片!

    山顶诸人只是惊叹此树的霸道,却不知陈景云的心中已经激起了波澜,原本以为凭借天梧神树淬炼灵力的本能,当可在伏牛山上存活,若再辅以乙木灵法,应该可以使其茁壮成长。<a href='http://m.55zw.com\'>五五小说</a>

    哪成想这株幼树竟然对天南的灵气十分亲近,这已经不是拿来就用了,根本就是浪荡子遇上了多情妇,两者根本就是一拍即合,哪里用得着陈观主从旁撮合?

    如此过了盏茶功夫,原本一丈来高的幼树就已经拔到了十丈来高,混沌灵力流转于上下,七彩光岚覆盖整座山头,直把百里之内的闲云观武修都给吸引了过来。

    “这还了得!若是任你一直疯狂吸纳,我这一门子老小恐怕只能易地修行了!”心里暗骂了一句之后,陈景云手诀一掐,就要阻断地底灵脉的供给。

    岂料就在此时,七色神树似也达到了生长的瓶颈,树身一震,便就不再抽取地底灵力,反而在舒展枝叶之时,将一股股极为精纯的混沌灵力给释放了出来。

    深吸了一口神树散出的灵力,陈景云立时觉得通体舒畅,泥丸宫中灵台玄光剧烈跳动,明光大放之下早将所有灵力全部占为己有,而后又将其中的一成灵力吐给了中下两个丹田。<a href='http://m.55zw.com\'>五五中文</a>

    运功一个周天之后,当陈景云再次睁开眼时,却见身前全是一对对透着幽怨的眼睛,纪烟岚与舜易、卫九幽三人则是笑的前仰后合,唯独玄璃仙子仍在一旁看着神树发呆。

    面对此时的情形,最好的办法就是恼羞成怒,陈观主哼了一声,训斥道:

    “都在这里巴望着我干什么?咱们家的功法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若论霸道可为当世少有,一个个的修为不够,还指望着能在我这里抢夺灵力?”

    对于陈景云的训斥,一众闲云门徒早就习以为常,乱哄哄地认错一番之后,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询问了起来。

    有说:“师父,您是从哪里寻到了此等灵根?咱们天南的灵气虽为混沌之属,但却难免驳杂,不想在这宝树之中转换了一遍,竟能精纯至此!”

    有说:“弟子方才只在您这里抢到了少许灵气,上丹田便有了大补之感,若能再吸纳些,说不定就能破去七转中期的瓶颈哩!”

    又有说:“此树所吐灵气善能滋养万物,合该将之移到药园才是!”

    还有说:“请师祖再让宝树吐些灵气出来,怎也要让我们尝尝其中的味道吧!方才您与师父师叔他们可是半点也没给孙儿们留下。<a href='http://m.55zw.com\'>55zw</a>”

    ......

    陈景云被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扰的心烦,又见此时四面八方已经杵满了前来观望的武修,于是喝骂道:“全都住嘴!也不怕被门人弟子们看了笑话!”

    见陈景云似乎真的有些动怒,包括聂婉娘在内的所有闲云门徒立时噤若寒蝉,生恐一个不好惹来一顿胖揍。

    舜易与纪烟岚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舜易道:“此树的确神异,老哥自问见识广博,却也没有听过世间还有这等灵根,别说是小辈们好奇了,就连老哥我也想知道此物的跟脚。”

    纪烟岚则是一副护短的语气,言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弟子们心有疑问自然要来问你,怎么就发起脾气了?”

    陈景云哪里是真的生气?闻言笑着摆了摆手,之后围着粗壮的树干走了一圈,再将一根手指抵在其上,少顷似有所悟,回头对聂婉娘道:

    “婉娘,你去多准备一些高阶灵石,待为师参透了逆转灵力的法阵之后,就能以之相辅,日后当有涓涓细流长绕于伏牛山间,也省得神树下次破境之时将地脉的灵力抽干。”

    聂婉娘闻言大喜,她也是精研阵道之人,这些年一直在捉摸着如何能将那些高阶灵石中的灵力转化为混沌灵力,天南国出产的混沌灵石毕竟有限,还需能省则省。

    看到大弟子喜滋滋地去了灵峰宝库,陈景云又吩咐聂凤鸣将所有六转境以下的武修全都驱到山下,不是观主大人敝帚自珍,而是布阵之时难免会有道韵外露,若是修为不够,得之恐有不妥。

    聂二爷一声令下,众武修立时就做了鸟兽散,至于留下来的四百多个闲云观高手,则是个个面露激动之色,自家观主多年不曾显法,今次的机缘着实不小!

    眼见着陈景云盘膝入定,原本窃窃私语的季灵等人也都换成了神念交谈,白芷扯了扯袁华的衣袖,再看看那棵向外散着七色霓彩的宝树,眼中全是渴求之意。

    袁华含笑拍了拍白芷的玉手,传音道:“阿芷莫急,方才听那位玄璃仙子提到了‘天梧神树’,我便猜到这株灵根该是出自东荒妖凤一族。

    既然师父能将‘向无分株’的幼树带回,所倚仗的必是《天心乙木灵法》,待我修为再进一步,定能为你寻一株回来。”

    白芷闻言连连点头,眼中全是幸福之意,忙把袁华刚才的话说给了六个妹妹听,六女虽然不敢出声,但是看向袁华的眼神里却满是钦佩之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四的一举一动牵动的已经不止白芷一人了,若是听之任之......唉!这却如何是好?”纪烟岚看见了几人的小动作,心中不无担忧。

    玄璃仙子此时犹在一脸呆滞地盯着七色神树,直到卫九幽在她肩膀上轻拍了一下,此女这才回神,口中喃喃自语道:

    “怎会如此?我本天梧分枝所化,最知神木详属,却因何参不透此树的跟脚?”

    卫九幽看向玄璃仙子时,倒像是在看一个懵懂的晚辈,从旁安慰道:“不急、不急,你以后也会长住伏牛山,自然会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参详。”

    玄璃闻言一怔,旋即摇了摇头,言道:“不行的,我之所以会跟在他的身边,为的便是能够尽快达至丹道大成境界,到时也好回归本体,因此不能把时间用来做别的事情。”

    对于玄璃的身份,即便不用纪烟岚告知,卫九幽也已经看出个大概,此时见她语气中隐有犹豫之意,不禁心下暗喜,同时也打定了主意。

    七色神树下的众人之中,只有舜易老神在在,他乃真龙得道,又以万载龙栖木化生,如今可谓水、木双灵蕴身,因此并不愿意吸纳天南的混沌灵气,这也是他一直喜欢四处游荡的另一个原因。

    金乌西下斜坠之时,又逢东天明月初升,一直沉心闭目的陈景云恰在此刻睁开双眸,大袖一挥,便将今次布阵所需之物尽数摄了出来!
Back to Top
TOP